“小而美”托起高質量

兆豐機電這些年的轉型發展,想告訴大家的是,“小而美”一樣可以托起高質量。

世界浙商網訊2020-01-07 09:36:00來源:浙江日報作者:劉樂平 金梁 方臻子 區委報道組 蔡卡特

  在與浙江兆豐機電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孔愛祥正式見面前,記者與其助理邊走邊聊,被頻頻“驚到”:“訂單太多,接不過來?!薄拔覀儧]有淡季!”

  兆豐機電作為一家年銷售收入不過數億元的制造企業,在民企強手如林的浙江似乎不起眼,但如果在浙江談論智能制造,“兆豐”可能是知名度最高的企業之一。在2019年11月上旬召開的全省傳統制造業改造提升現場推進會上,“兆豐”作為唯一的企業代表發言。

  從2015年的機器換人開始,到2019年啟動5G賦能應用生產工藝,兆豐機電在一次次智慧轉型中成長,愈發出落成孔愛祥心目中的樣子——“小而美、小而強”。與孔愛祥談論智能制造,你能觸摸到一個奮斗者的激情和理想。

  孔愛祥說,兆豐機電這些年的轉型發展,想告訴大家的是,“小而美”一樣可以托起高質量。

  員工快樂指數

  就是企業創新指數

  記者:2019年,很多企業并不順利,兆豐機電過得怎么樣,年初設定的小目標是否實現?

  孔愛祥:很欣慰,在這個不平凡的年份,也是制造業比較艱難的一年,我們還是完成了全年目標。從初步統計來看,銷售提升了20%左右,利潤也是兩位數增長,當然具體數據要以上市公司年報為準。

  但這一年確實不容易。中美貿易摩擦的影響非常大,對于出口企業尤為如此。幸虧在兩年前我們已經開始有所準備。整個汽車零部件行業出現了負增長,不論是汽車配套市場,還是售后維修市場都是如此。而我們實現正增長,主要取決于產品的創新和差異化,我們走了一條與競爭對象不同的產品開發路線。

  記者:作為企業掌門人,你最關注什么?

  孔愛祥:我最關注的是3個數字:研發投入(新產品占有率)、人均產值和員工收入。

  在3年至5年里,我們的新產品市場占比達到所有銷售額的80%,這個新產品既有原始的創新產品,又包括既有產品的優化提升。人無我有,人有我優。

  企業管理效率也很重要。2019年,“兆豐”的人均產值達到110萬元,智能車間可以達到300萬元。要達到這樣的人均產值,企業整個銷售收入增長速度就不能低于15%。另外,還有員工收入。我認為,員工的需求是企業的核心,只要員工在企業工作感受到快樂,實現自己的愿望,創新活力自然會得到迸發。我一直說,員工的快樂指數,就是企業的創新指數。

  真正的創新者

  都是不斷尋求折騰

  記者:數字經濟滲透到各行各業,制造企業不講智能化就好像自外于世界,智能化改造是所有制造企業的必經之路嗎?

  孔愛祥:前段時間,我去歐洲訪問斯凱孚集團,高鐵基礎零部件的高速列車軸承就是他們做的。很多國外先進的軸承制造,并非我們想象的智能化設備制造出來的,而是一批工匠打造的。比如一家航空領域的軸承工廠,只有幾十個工人,真的是匠心制造。

  回到你的問題,是不是所有企業都要智能制造?我覺得其實未必。不過針對中國當下的現狀,智能制造肯定是一條出路,因為現在的年輕人不愿意干簡單重復的體力型工作,都喜歡從事智力型勞動??梢赃@么說,在國內,工匠培育在前些年是缺失的。制造業企業必須用機器去換人,實在是因為招不到人。

  但是,智能制造并非每個領域都適合。所有的智能制造再柔性,也取代不了人。大批量生產,智能制造能夠做得出來,但個性化產品,智能制造其實很難。所以,人永遠是第一生產力。

  記者:“兆豐”在智能制造方面走得比較早,你覺得企業什么時候適合去做智能化改造?

  孔愛祥:我認為,80%的制造業企業都會走上智能化改造之路。目前,不少企業都是比較安逸的企業,當你意識到需要智能改造的時候,可能已經來不及了。

  所謂創新,就是折騰。真正的創新者,都是不斷尋求折騰,實在沒人跟他折騰了,就自己跟自己競爭。2015年,兆豐機電開展機器換人非常成功,吸引了很多人來參觀和學習。但我們是越好越要折騰,還是自己折騰,這些年來一直沒有停過,天天和技術團隊探討怎么走好機器換人“最后一公里”,因為“最后一公里”是永遠走不完的,沒有最好,只有更好。

  我們要做先進

  找到當下的風口

  記者:“兆豐”的智能化升級之路走了很多年,什么動力讓你矢志不渝地推進智能化改造?

  孔愛祥:我覺得第一就是,企業沒有借款。如果是去銀行借錢搞智能制造,我勸你別去做,因為銀行的錢是要還的。創新這件事情,不是干了就有錢賺的,也有可能輸掉的。我們沒有銀行貸款,這就是我創新的底氣。

  第二,我喜歡折騰。我喜歡在這個行業里去探索這個領域的智能制造,人無我有,走在整個行業的前面。

  第三,在創新過程中體會到收益。收益是做了才體會到的,在創新過程中看到了希望。比如我們在講人均產值100多萬元的時候,人家還只是50萬元的水平,智能化改造讓工程師取代了操作工,解決了招人難的問題。

  記者:放眼整個行業,能把工廠改造成這么智能化的企業也不多,“智能驅動創新”,你們怎么做到的?

  孔愛祥:智能制造其實是夢想和堅持的過程,夢想往往非常美好,但堅持是血和淚鑄就的。我們認為,創新不是平平淡淡的,不是做做夢就能實現的,必須要有思想準備。

  我認為,創新分為三類:先驅、先烈和先進。太早的創新,我們敬仰他,他們是先驅;過早的創新,我們崇拜他,他們是先烈。那么,我們要做先進,先進就是找到當下的風口,不僅政府支持,而且行業需要。

  2015年我們機器換人的時候,我想把數據變成價值,但實在很難。從一臺機器上把數據取出來要花兩萬元錢,而現在才兩百元錢,因為技術解決了。當越來越多技術公司關注到這個領域,技術攻堅之后就變得成本很低,把復雜問題簡單化,創新機會就來了。

  好企業不必大

  活得更久才是關鍵

  記者:你追求的企業,是什么樣子的?

  孔愛祥:你看我辦公室座位后面這幅書法作品:戰戰兢兢、如履薄冰。困難來臨的時候,企業要有魄力,要膽大,日子好的時候,反而要戰戰兢兢。

  我認為,企業活得更久才是關鍵,曇花一現的企業,對政府和社會都是負擔。好的企業,未必是做得有多大,而是壽命有多長、行業中的地位有多高、能培育多少位工匠,以及對社會有用的人,這才是企業存在的根本。

  “兆豐”的塊頭不是很大,企業人員數量沒有變化,但研發人員在增長,人員結構發生了變化,創新能力在不斷提升。我經常去國外考察,德國的中小企業很多,個頭不大,但都非常厲害,在行業里很有話語權,這就是我們說的“小而美、小而強”,這也是我們追求的目標。

  記者:對2020年的經濟形勢,你怎么看?

  孔愛祥:隨著新貿易壁壘的出現和發展,經濟全球化正在遭遇挑戰,2020年,所有企業還會經歷市場洗禮。前10年的紅利是互聯網帶來的,但制造業沒有實質性變化。后10年,我們將迎來新一輪工業革命,制造業會演化出什么樣的場景、什么樣的業態,這一切都讓人充滿期待。

  歷史車輪滾滾向前,你到底是革命者,還是被革命,現在誰都無法預判。

浙商傳媒運營   備案號:浙ICP備05021105號-2   客服熱線:0571-85310626

2018六肖中特期期准46 三明股票配资 威海天使股票配资 北京11选5投注网站 云南快乐十分任选五数据遗漏 股票融资率多少算危险 三分赛车彩票下载 辽宁11选5怎样玩能中奖 如何赌博才能长期赢钱 黑龙江22选5奖池多少 股票要怎么玩